华夏康复网
您当前的位置:华夏肿瘤康复网 >> 最新动态 >> 媒体报道 >> 2020来袭:五大癌种重磅研究抢先看!

2020来袭:五大癌种重磅研究抢先看!

来源:华夏肿瘤康复网发布时间:2020/11/19 22:21:19
  2020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亚洲峰会(ESMOAsia)将于11月20-22日以线上虚拟会议的形式举行。大会开启前,部分摘要已公布,一大波肿瘤治疗的新数据、新进展来袭。

  肺癌

  IMpower132研究最终疗效分析

  IMpower132研究旨在评估一线阿替利珠单抗+化疗用于IV期非鳞状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2018年WCLC大会上,III期IMpower132研究显示已达到无进展生存期(PFS)的终点(HR=0.60)。今年ESMOASIA大会上,公布的最终结果显示,中位随访28.4个月时,中位PFS分别为7.7个月和5.2个月(HR=0.56)。中位总生存期(OS)分别为17.5个月和13.6个月(HR=0.86,P=0.155)。PD-L1高表达患者的中位OS分别为未达到和26.9个月(HR=0.73)。

  结论:IMpower132研究达到共同PFS终点,但未达到共同OS终点。

  CIK+化疗治疗鳞状NSCLC患者的随机对照研究结果

  目前,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CIK)治疗肺癌尚无多中心临床研究。该研究旨在评估CIK细胞免疫疗法联合化疗在初治的ⅢB/Ⅳ期鳞状NSCLC患者中的疗效。

  结果显示,研究共纳入90例患者,中位随访29.3个月时,CIK+化疗组和化疗组的中位PFS分别为8.7个月和4.0个月(HR=0.26,P<0.001),两组的中位OS分别为21个月和10.3个月(HR=0.22,P<0.001),两组的客观缓解率(ORR)分别为62.2%和31.1%。

  结论:CIK治疗+化疗可明显改善不可切除晚期鳞状NSCLC患者PFS和OS。

  尼拉帕利一线维持治疗广泛期小细胞肺癌

  尼拉帕利已获FDA批准用于卵巢癌的维持治疗。临床前研究显示,尼拉帕利在铂类敏感小细胞肺癌(SCLC)中具有一定的抗肿瘤活性。

  研究共纳入来自34个中心185例患者,一线4周期化疗后达到完全缓解(CR)/部分缓解(PR)患者分别接受尼拉帕利或安慰剂维持治疗,2020年3月20日数据截止时,尼拉帕利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54个月和1.36个月(HR=0.66,P=0.0242),中位OS分别为9.92个月和11.43个月(HR=1.03)。

  结论:尼拉帕利一线维持治疗提高了SCLC患者PFS,未观察到OS改善,OS数据尚未成熟。

  一线免疫单药治疗再助力PD-L1高表达NSCLC患者

  EMPOWER-Lung1研究旨在评估cemiplimab对比双药化疗一线治疗PD-L1≥50%、初治IIIB、IIIC或IV期鳞状或非鳞状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结果显示,中位随访13.1个月时,cemiplimab组和化疗组的中位OS分别为22.1个月和14.3个月(HR=0.68,P=0.002),中位PFS分别为6.2个月和5.6个月(HR=0.59,P<0.0001)。PD-L1≥50%ITT人群中,中位随访10.8个月时,cemiplimab组和化疗组的中位OS分别为未达到和14.2个月(HR=0.57,P=0.0002),中位PFS分别为8.2个月和5.7个月(HR=0.54,P<0.0001)。

  结论:一线cemiplimab治疗明显改善了PD-L1≥50%患者的OS和PFS。

  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化疗有望用于EGFRTKI治疗失败患者

  该研究纳入至少一种EGFRTKI治疗失败的EGFR突变患者。对于T790M突变患者,确认奥希替尼治疗进展的患者允许入组。57.5%患者为奥希替尼治疗进展的患者,基线时22.5%为稳定脑转移患者,52.5%患者PD-L1表达<1%。中位随访11个月时,ORR为62.5%,中位PFS为9.43个月,中位OS尚未成熟,1年OS率为72.5%。

  结论: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化疗在EGFRTKI失败后转移性NSCLC患者中取得了有希望的疗效。与基于紫杉烷的联合方案疗效相当。

  奥希替尼可使CNS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82%

  ADAURA是一项随机双盲、全球性、安慰剂对照的III期临床研究,旨在评估IB-IIIA期EGFR敏感突变NSCLC患者手术完全切除±辅助化疗后,分别接受奥希替尼和安慰剂辅助治疗(3年)的疗效和安全性。既往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相比,奥希替尼使II-IIIA期患者的中位DFS显著延长,两组的中位DFS分别为未达到和20.4个月(P<0.0001,HR=0.17),研究达到了主要终点。本次ESMOASIA大会公布了中枢神经系统(CNS)复发模式的探索性分析结果。

  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奥希替尼组的复发事件更少。奥希替尼组和安慰剂组12个月时CNS复发率分别为<1%和7%。中位CNS无病生存期(DFS)分别为未达到和48.2个月(HR=0.18,P<0.0001)。

  结论:奥希替尼组显示出有临床意义的CNSDFS改善,CNS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82%。

  Sotorasib用于晚期NSCLC,DCR达92.5%!

  I期CodeBreak100研究显示,KRASG12C抑制剂sotorasib在结直肠癌和NSCLC患者中显示出良好的抗肿瘤活性。本次会议上,研究者再次公布了sotorasib在NSCLC患者中的疗效数据与生物标志物分析结果。

  截止2019年1月17日,共40例NSCLC患者纳入该研究。2020年3月25日数据截止时,分别有77.5%和47.5%患者分别接受过至少二线治疗、三线治疗方案。中位随访10.2个月时,中位PFS为6.9个月,ORR为30%,DCR达92.5%。

  结论:在经多线治疗的NSCLC患者中,sotorasib显示出持久的应答。

  Tepotinib亚洲亚组数据出炉,DCR达81.6%

  Tepotinib已在日本获批用于MET14外显子跳跃突变晚期NSCLC患者,II期VISION研究中,IRC评估的ORR为44.5–47.4%,研究者评估的ORR为54.7–58.3%。本次大会公布了亚洲亚组人群的结果。

  2020年1月1日数据截止时,38例可评估疗效患者为亚组患者,亚洲患者的疗效数据与全球数据一致,IRC评估的ORR为47.4%,研究者评估的ORR为60.5%,IRC评估的DCR为68.4%,研究者评估的DCR为81.6%,中位PFS未成熟,但已达到11个月。

  结论:Tepotinib在MET14外显子跳跃突变亚洲NSCLC患者中显示出强效、持久的临床活性。不良事件轻微且可控。

  niraparib与安慰剂维持治疗广泛期小细胞肺癌的随机双盲III期研究

  ZL-2306-005是一项随机、双盲、多中心阶段的Ⅲ期研究,目的是评价niraparib(NIRA)与安慰剂(PLA)作为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一线维持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入选ES-SCLC、ECOGPS为0或1、1L依托泊苷/顺铂或依托泊苷/卡铂治疗4周期后CR/PR患者(PTS)。PTS被随机分成2:1,每天接受一次NIRA或PLA作为维持治疗,对于基线体重≥77kg和血小板计数≥150,000/μL的患者,NIRA开始用300mgQD,其他使用200mgqd。主要终点为PFS和OS;次要终点为研究者PFS、CFI、QOL、安全性和耐受性。

  NIRA队列和PLA队列中位数PFS分别为1.54m(1.41,2.69)和1.36m(1.31,1.48)(HR0.66;95%CI[0.46,0.95];p=0.0242)。中位数OS分别为9.92m(9.33,13.54)和11.43m(9.53,NE)(HR1.03;95%CI[0.42,1.73];p=0.9052)。≥3级治疗相关不良反应(TEAE)分别为34.4%和25%。

  结论:与安慰剂相比,niraparib在PFS方面有适度的改善,安全性可控和且具有可耐受性,未观察到OS优势。在免疫治疗中加入niraparib的价值有待进一步研究。

  402P-sintilimab联合多西紫杉醇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疗效和安全性

  旨在探索PD-1抑制剂联合化疗是否能为先前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提供额外的临床益处。单臂II期研究纳入未接受任何ICIS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EGFR/ALK阳性的PTS必须是TKIS失败或无法忍受。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PFS)。次要终点包括总有效率(ORR)、有效持续时间(DOR)、总存活率和安全性。截至数据截止日期2020年6月17日,中位随访时间为5.1m(范围2.4-8.1)。PFS数据不成熟,仅有35.7%(10/28)的事件。中位数PFS为5.5m(95%Cl3.6-NE)。在25例可评价的病例中,ORR为24%(95%CI9%,45%),DCR为92%(95%CI74%,99%)。中位DOR尚未达到(95%1.28m,NA)。总体上,60.7%(17/28)的患者发生了治疗紧急不良事件(TEAE),其中17.9%(5/28)的患者出现了3-4级的不良反应。

  结论:这是首次报道PD-1抑制剂联合化疗治疗一线化疗失败的中国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显示出良好的疗效和可耐受的安全性。

  乳腺癌

  阿贝西利治疗高危早期乳腺癌

  Abemaciclib是一种CDK4/6抑制剂,被批准用于HR+,HER2晚期乳腺癌(ABC)。MonarchE研究旨在研究Abemaciclib治疗高危早期乳腺癌。MonarchE是一项开放性的III期研究,研究纳入HR+、HER2-、高风险EBC患者5637例。1:1随机分为Abemaciclib(150mg,2次/d)+内分泌疗法(ET)或单纯ET治疗。主要终点IDF,次要终点是DRFS、整体存活率和安全性。

  结果显示,与单独应用ET相比,Abemaciclib加ET治疗IDF在统计学上有显著改善(p=.0096,HR:0.747,95%CI:0.598,0.932),IDF事件的风险降低了25.3%。2年IDF率分别为92.2%和88.7%。DRFS也有类似的改善(HR:0.717,95%CI:0.559,0.920),2年DRFS率分别为93.6%和90.3%。

  结论:Abemaciclib联合ET是首个在HR+、HER2-、高危EB患者中显示IDF显著改善的CDK4/6抑制剂。

  瑞博西利+来曲唑治疗亚洲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Ⅲ期CompLEEment-1试验亚组分析

  CompLEEment-1是一项入组标准更加宽松的Ⅲb期研究,包括绝经前/后、老年(>70岁)、男性乳腺癌患者,或已经接受过化疗的患者,以进一步验证瑞博西利的疗效和安全性。本次会议报告了该研究的亚洲患者数据。

  研究共纳入了197例亚洲患者。RIB治疗的中位持续时间为16.1个月。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所有级别和≥3级)是中性粒细胞减少症(66.5%和47.7%)、白细胞减少症(26.4%和12.7%)和贫血(18.8%和4.1%);112例发生永久停药。中位PFS为20.3个月,ORR为44.9%,CBR为68.6%。

  IMpassion031:阿替利珠单抗+化疗新辅助治疗TNBC的Ⅲ期研究

  IMpassion031是评价阿替利珠单抗+化疗在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的Ⅲ期研究。阿替利珠单抗与安慰剂组中位随访时间分别为20.6个月和19.8个月,ITT人群中阿替利珠单抗组pCR率提高16.5%(57.6%vs41.1%),PD-L1阳性患者pCR率提高19.5%(68.8%vs49.3%),EFS均未达到。与治疗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率分别为22.6%和15.6%。

  IMpassion130:阿替利珠单抗+白蛋白紫杉醇对比安慰剂+白蛋白紫杉醇在未经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的关键Ⅲ期研究最终OS分析

  IMpassion130是评价阿替利珠单抗+白蛋白紫杉醇(A+nP)对比安慰剂+白蛋白紫杉醇(P+nP)治疗晚期TNBC的关键Ⅲ期研究,此前ASCO大会已报告过两次OS结果。此次ESMOAsia大会报告了最终OS结果。

  截至2020年4月14日,共有666/902(73.8%)死亡时间;中位随访时间为18.8个月。ITT人群中,A+nP组和P+nP组的中位OS分别为21.0个月和18.7个月(HR=0.87),3年OS率分别为28%和25%。PD-L1阳性亚组,中位OS分别为25.4个月和17.9个月(HR=0.67),3年OS率分别为36%和22%。

  原发性乳腺癌新辅助放化疗后的pCR评估(JCOG0306A1)

  JCOG0306是一项早期乳腺癌术前序贯放化疗的Ⅱ期研究。采用代表性切面取样(R法)来评估病理治疗效果和病理完全应答率(pCR)。此外,在原发性肿瘤完全消失的情况下,参照预处理影像学检查结果(T法)评价瘤床取材的治疗效果。

  结果显示,R法和T法评估的pCR率分别为37.9%和24.3%,二者一致率为86.4%(89/103)。几乎所有不一致的病例在组织学上均为2b级(只有少量浸润性癌细胞残留)。平均随访11.6年,在淋巴结阴性患者中,pCR和非pCR患者的OS有显著性差异(pCR和非pCR患者的10年OS率:94.3%vs75.7%;P=0.047),而T法无显著性差异(10年OS率:95.2%vs78.7%,P=0.13)。当pCR和2b级患者合并时,pCR/2b级患者和其他患者在R和T方法下的OS和RFS有显著差异。

  KEYNOTE-522亚洲亚组:帕博利珠单抗或安慰剂+化疗新辅助治疗后帕博利珠单抗或安慰剂辅助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Ⅲ期研究。

  2019年ESMO大会已经报告了KEYNOTE-522研究中,帕博利珠单抗+化疗新辅助治疗可显著提高pCR(64.8%vs51.2%)。此次ESMOAsia大会进一步报道了亚洲人群的数据。截至2018年9月24日,从韩国、日本、中国台湾和新加坡入组215例患者(帕博利珠单抗组136例)。

  中位随访13个月,帕博利珠单抗组和对照组的pCR率(ypT0/TisypN0;主要终点)分别为为59%和40%。ypT0ypN0(51%vs30%)和ypT0/Tis(61%vs42%)等两种pCR定义的结果是一致的。在CPS≥10的患者中,其pCR率(ypT0/Tis-ypN0)分别为71%和63%,CPS<10患者则分别为51%和26%。

  帕博利珠单抗或安慰剂+化疗治疗未经治疗的局部复发不可手术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的Ⅲ期KEYNOTE-355研究:亚洲入组患者结果

  KEYNOTE-355是一项评估帕博利珠单抗+化疗一线治疗TNBC的随机、双盲的Ⅲ期研究。2020年ASCO大会报道结果显示,在CPS≥10的患者中,帕博利珠单抗+化疗取得了PFS的显著改善(9.7个月vs5.6个月)。本次ESMOAsia大会进一步报道了亚洲人群的数据。

  截至2019年12月11日,纳入来自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的患者160例(帕博利珠单抗组113例)。中位随访时间为25.7个月。在ITT人群中,帕博利珠单抗+化疗可改善PFS(8.8vs6.7个月);随着PD-L1表达水平的增加,治疗效果提高。

  帕博利珠单抗或化疗治疗未经治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KEYNOTE-119亚太亚组

  KEYNOTE-119是一项随机、开放标签的Ⅲ期研究,该研究将帕博利珠单抗或化疗作为mTNBC二线或三线治疗。本次会议介绍了亚太地区亚组的研究结果。共有181例(帕博利珠单抗83例)亚太患者纳入研究。约半数患者PD-L1阳性(CPS≥1为57%;CPS≥10为25%;CPS≥20为13%)。

  在ITT人群中,帕博利珠单抗组和化疗组的中位OS分别为2.1个月4.1个月;所有PD-L1阳性的患者分别为11.6个月和13.8个月;CPS≥10的患者分别为15.6和17.8个月,CPS≥1的患者分别为12.2和15.1个月,CPS≥20的患者分别为23.5和19.1个月。ORR分别为12%和13%(n=13),中位DOR分别为13.4和8.4个月。

  阿贝西利+氟维司群治疗东亚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MONARCH2研究OS结果

  MONARCH-2研究是评价阿贝西利+氟维司群治疗HR阳性晚期乳腺癌的关键Ⅲ期研究,入组患者包括绝经前、围绝经期及绝经后,且为内分泌治疗耐药,未曾接受过针对晚期疾病化疗的患者。去年ESMO大会报道达到了OS终点(46.7vs37.3个月,HR=0.757,P=0.0137)。本次ESMOAsia报道了东亚人群的数据。

  研究共纳入212例东亚患者(阿贝西利组147例),截至2019年6月20日,阿贝西利+氟维司群和对照组OS均为达到(HR0.798;P=0.38),42个月OS率分别为64%和53%,PFS2(HR0.588),至化疗时间(HR0.60)和无化疗生存(HR0.573)均显著改善。未报告新的安全信号。

  奈拉替尼+卡培他滨对比拉帕替尼+卡培他滨治疗亚洲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Ⅲ期NALA试验的泛亚洲分析

  NALA是一项对比奈拉替尼+卡培他滨和拉帕替尼+卡培他滨的国际多中心Ⅲ期研究,入组患者为接受过2次以上抗HER2方案的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2019年ASCO大会报道奈拉替尼可显著降低24%的进展或死亡风险(HR0.76)。本次ESMOAsia大会上,来自我国台湾的戴明燊教授将报告亚洲人群的结果。

  共有202例亚洲患者,63.9%(n=129)来自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N+C与L+C的中位PFS分别为7.0和5.4个月(HR0.58;P<0.001),CNS疾病干预的总累积发生率分别为27.9和33.8%(P=0.039),均有显著改善,OS呈阳性趋势(23.8vs18.7个月,HR=0.79;P=0.185)。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为腹泻(78.8%vs51.0%)。

  消化道肿瘤

  使用avapritinib治疗不可切除或转移性(U/M)PDGFRAD842V突变胃肠道间质瘤(GIST)患者(PTS)的长期疗效、耐受性和总存活率:NAVIGATORI期试验更新

  PDGFRAD842V突变的GIST对欧盟批准用于U/MGIST的所有激酶抑制剂都具有高度耐药性。avapritinib是一种新型KIT/PDGFRA激酶抑制剂,可有效抑制PDGFRAD842V突变。在NAVIGATOR研究中,U/MPDGFRAD842V突变GIST的成年患者每天口服一次avapritinib(剂量递增,30-600mg;剂量扩展,300[推荐II期剂量,RP2D]/400mg[最大耐受剂量])。

  截至2020年3月9日(中位随访26个月),接受300/400mgPDGFRAD842V突变GIST治疗的38例患者总缓解率(ORR)为95%,其中5例(13%)完全缓解(CR),31例(82%)部分缓解(PR);

  在5例TKI-na?ve患者中,2例完全缓解(CR),3例部分缓解(PR)。中位应答时间为22mo(95%可信区间[CI]14-未达到[NR])。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24个月(95%CI18-NR),中位总生存期(OS)为NR,36个月的PFS和OS率分别为34%和71%。在PDGFRAD842V突变的GIST患者中,接受RP2D低于300mg的患者(n=17),ORR为82%,CR为2(12%),PR为12(71%)。无新不良信号,安全性耐受性良好等

  结论:在U/MPDGFRAD842V突变的GIST患者中,avapritinib具有持久的反应和可耐受的安全性,具有临床活性。

  Ⅱ期研究:联合trifluridine/tipiracil和ramucirumab单抗治疗不能切除的晚期或复发性胃癌

  在一项III期研究中,trifluridine/tipiracil改善了先前治疗的进展期胃癌(AGC)患者的总存活率。抗VEGFR2抗体Ramucirumab在接受AGC预治疗的患者中也显示出生存益处。本研究旨在评估trifluridine/tipiracil联合Ramucirumab在AGC预治疗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此研究为一项开放性、单臂、两组队列的II期研究。入选经病理证实不能切除的AGC或胃食道交界部腺癌患者。每个队列的样本量为30名患者,队列A包括以前接受过单线化疗而没有使用Ramucirumab的患者,队列B包括以前接受过包括Ramucirumab在内的2-4个化疗方案的患者。主要观察指标为每位研究人员评估的疾病控制率(DCR)。次要终点是总缓解率(ORR)、无进展生存期(PFS)、治疗失败时间、ECOGPS恶化时间和安全性。

  从2019年4月至10月,在日本纳入了64名患者,队列A33名患者,B31名患者。队列A和队列B的DCR分别为84.8%(95%CI,68.1-94.9)和77.4%(95%CI58.9-90.4),ORR分别为9.1%和16.1%,中位PFS分别为5.9个月和5.3个月。

  A组和B组中常见的3级以上不良事件分别为白细胞减少(81.8%和74.2%)、白细胞减少(24.2%和22.6%)、血小板减少(24.2%和12.9%)、贫血(18.2%和19.4%)和食欲下降(12.1%和3.2%)。没有与治疗相关的死亡。

  结论:trifluridine/tipiracil联合Ramucirumab在既往接受AGC治疗的患者中显示出临床活性和可接受的安全性。

  阿帕替尼联合化疗作为局部进展期胃癌新辅助治疗的多中心前瞻性研究

  阿帕替尼是对于化疗难治进展期胃癌(AGC)的一种新的治疗选择,目前还没有在局部AGC患者中进行评估。本试验旨在研究阿帕替尼联合S-1+奥沙利铂(SOX)作为局部AGC新辅助治疗方案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本研究回顾了接受SOX作为新辅助化疗的历史对照患者,为进一步比较阿帕替尼联合SOX(ASOX组)和单独使用SOX(SOX组)的疗效和安全性,主要终点是R0切除率。2017年7月至2019年6月,ASOX组和SOX组分别有48名和58名患者入选,R0切除率分别为75.0%和67.2%(P=0.382)。ASOX组T细胞下降的比例显著高于SOX组(36.4%vs18.5%,P=0.036)。对于有靶区病变的患者,ASOX组的放射学有效率显著高于对照组(75.0%vs38.5%,P=0.015)。此外,ASOX组获得主要病理反应的患者比例显著高于对照组(25.0%vs10.3%,P=0.046)。

  结论:阿帕替尼联合SOX作为局部AGC的一线新辅助治疗显示出良好的疗效和可接受的安全性。

  新型KRAS(G12C)小分子抑制剂AMG510治疗晚期胃肠道癌症(PTS):CodeBreaK100I期试验

  AMG510是KRASG12C的一级小分子抑制剂。此前,AMG510在第一阶段人体试验中显示出良好的安全性和初步疗效,该试验涉及携带KRASp.G12C的晚期实体肿瘤患者,研究进展期结直肠癌(CRC)或其他胃肠道癌症患者的最新数据。

  截至2020年1月8日共纳入59例经治KRASG12C患者,其中大肠癌42例,其他胃肠道肿瘤17例。主要终点为安全性。关键次要终点为客观应答率(ORR)和疾病控制率(DCR)。

  中位随访时间7.7(1.2~15.9)个月。死亡17例(28.8%),继续治疗16例(27.1%)。28例(47.5%)和10例(16.9%)接受治疗≥3个月和6个月。TX相关不良事件(TRAEs)27例(45.8%),多为1/2级。3例(5.1%)TRAEs为3级,包括腹泻(3.4%)和贫血(1.7%)。42例结直肠癌患者均经≥随访7周,均可评价疗效,ORR和DCR分别为7.1%和76.2%。当剂量为960mg时,ORR和DCR分别为12.0%(3/25)和80.0%(20/25)。17例其他胃肠道肿瘤中15例可评价:1例确诊为部分缓解(阑尾),9例稳定(胰腺6例,阑尾2例,胆管1例),5例进展性疾病(胰腺癌6例,阑尾癌2例,胆管癌1例)。3例病情稳定的胰腺癌患者的肿瘤负荷率最高,分别为28.0%、28.9%和31.6%。

  结论:在经过严格预处理的KRASp.G12C突变胃肠道癌症患者中,AMG510耐受性良好,大多数患者实现了疾病控制。研究正在进行中(NCT03600883)。

  127P-探索新辅助免疫疗法联合化疗治疗伴有多站淋巴结转移的可切除胸段食管鳞癌(TESCC)的前瞻性II期临床试验(NICE研究):初步结果

  旨在验证假设:与历史对照相比,在新辅助化疗药物(白蛋白、紫杉醇和卡铂)中加入camrelizumab将提高病理完全缓解率(pCR)。

  纳入近期诊断为AJCC第8期可切除TESCC的患者,并有多处淋巴结转移,并计划进行手术。主要终点是病理完全缓解率(pCR)。如果有5/52(9.6%)有pCR,主要终点即达到。

  共纳入11例患者,所有患者均恢复良好,均达到了我们的主要终点,pCR(pT0N0M0)成功率为45.4%(5/11),pT0为54.5%(6/11)。放射学有效率为90.9%(PR10,CR0)。PD-L1+或PD-L1-患者均有PCRS。R0切除率为100%(11/11)。

  结论:在新辅助化疗药物(白蛋白、紫杉醇和卡铂)中加入camrelizumab耐受性良好。pCR值与PD-L1评分无关。

  其他实体肿瘤

  70MO-Envafolimab(KN035)治疗晚期肿瘤错配修复缺陷的疗效和安全性

  Envafolimab(KN035)是一种用于皮下注射的新型抗PD-L1单域抗体。这项单臂II期研究评估了KN035在晚期微卫星不稳定—高/错配修复缺陷(MSI-H/dMMR)癌症患者(PTS)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纳入在中国接受≥1系统治疗失败的MSI-H/dMMR晚期癌症成年患者。主要终点为RECISTV1.1盲法独立放射学评估(BIRC)的ORR。共纳入103例dMMR/MSI-H晚期癌症患者,总体人口的随访中值为11.5个月。总体人群中BIRC的ORR为42.7%,结直肠癌为43.1%,胃癌为44.4%,其他肿瘤为40.0%。任何人群的中位应答持续时间都尚未达到。

  大肠癌患者的PFS为7.2个月,胃癌或其他肿瘤患者的PFS为11.1个月。所有人群的OS均尚未达到。结直肠癌、胃癌、其他肿瘤和总人口12个月OS率分别为72.9%、83.3%、75.0%和74.6%。所有G级和G3-4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分别为84.5%和15.5%。未出现G5Trae。

  结论:Envafolimab在dMMR/MSI-H癌症患者中显示出强大的抗肿瘤活性,安全性可控。

  Entrectinib在患有NTRK融合阳性(FP)实体瘤或ROS1-FPNSCLC亚洲人群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Entrectinib在过去的三项试验ALKA-372-001EudraCT2012-000148-88;STARTRK-1NCT02097810;STARTRK-2NCT02568267中确定了它的疗效,这些试验针对的是患有NTRK-FP肿瘤的总体患者(客观缓解率为63.5%)和ROS1-FP非小细胞肺癌总体患者(ORR为73.4%)。本研究旨在确认恩曲替尼在亚洲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是否与总体人群一致。入选病例为NTRK和ROS1TKIna?ve伴有局部进展期/转移性实体瘤或非小细胞肺癌,有/无基线部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采用RECISTv1.1的盲法独立中心评价(BICR)评估肿瘤反应。主要终点为ORR和应答持续时间(DOR)。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和安全性。

  结果:总体疗效和颅内疗效结果如表所示

  有/无基线CNS转移的患者中,NTRK-FP肿瘤的总ORR为75.0%/66.7%,ROS1-FP非小细胞肺癌为75.0%/81.0%。NTRK-FP肿瘤患者(n=22)的1-2级和3-4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发生率分别为50.0%和31.8%,ROS1-FP非小细胞肺癌患者(n=91)TRAE发生率分别为57.1%和33.0%无5级TRAE。在NTRK-FP肿瘤患者和ROS1-FP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由TRAE引起的中断/剂量减少的发生率分别为4.5%/27.3%和6.6%/27.5%。

  结论:在患有NTRK-FP实体瘤或ROS1-FPNSCLC的亚洲患者中,Entrectinib治疗有或没有基线中枢神经系统转移获得了高应答率和可控的安全性,与在总体人群中的研究结果一致。

  Niraparib治疗对铂敏感的复发性卵巢癌(NORA)中国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3期试验的亚组分析

  Niraparib是PARP1/2的抑制剂,在NORA试验中,大多数患者都使用了根据基线体重和血小板计数的个体化起始剂量,旨在保持疗效的同时降低AE的发生率。NORA是在中国32家医院进行的,纳入患者为≥18岁的女性患者,她们有胚系BRCA突变或高度浆液性组织学特征,并在铂类药物治疗后部分或完全缓解。患者被随机分配(2:1)接受口服Niraparib或安慰剂,每天一次,每次300毫克。在2017年12月修改方案后,将起始剂量改为个体化给药方案,对基线体重>77kg和血小板计数>150K/μL的患者起始剂量为300mg。主要终点为无进展生存期(PFS)。

  总共纳入265名患者,其中249名患者(中位体重61千克)接受了个体化剂量的Niraparib/安慰剂治疗。Niraparib组患者的中位PFS明显长于安慰剂组,分别为18.3个月和5.4个月(HR=0.30;95%CI,0.21-0.43)。尼Niraparib和安慰剂组≥3级急诊不良反应和≥3级血液学不良反应的发生率分别为48.8%vs20.5%,19.9%vs8.4%,8.4%vs1.2%,13.9%vs2.4%。

  结论:这是第一项证明Niraparib在中国PSROC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研究。Niraparib个体化的开始剂量是有效和安全的,这一研究应该被认为是这一患者群体的标准临床实践,特别是对于低体重的亚洲患者。

  一项单臂、开放性、多中心的二期研究:camrelizumab用于接受≥2系列化疗的复发或转移(R/M)鼻咽癌患者:CAPTAIN研究

  R/MNPC因其预后差、化疗后的治疗选择有限,其治疗仍然是一个世界性的挑战。Camrelizumab是一种人源化的抗PD-1抗体,在先前的I期试验中,它在R/MNPC中显示出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和可控的毒性。这项II期试验旨在进一步评估camrelizumab在R/MNPC中的疗效和安全性。R/M鼻咽癌(IVb期)患者在≥2个化疗方案中进展,接受卡Camrelizumab200mgIVq2w。主要终点为ORR。

  从2018年8月14日到2019年12月30日,156名患者纳入治疗。中位随访时间为10.9个月(范围0.7-22.3)。156例患者中,44例(28.2%,95%CI21.3–36.0)患者有客观反应,其中完全反应1例,部分反应43例。中位DOR尚未达到(95%CI9.5-不可估量),12个月DOR率为58.5%(95%CI37.3-74.8)。中位PFS为3.7个月(95%CI2.0–4.1),中位OS为17.1个月(95%Cl15.1-不可估量)。安全性良好。

  结论:Camrelizumab在接受≥2系列化疗的R/M鼻咽癌患者中显示出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和良好的安全性,可能成为对于这类患者的新治疗选择。

  200O-Pembrolizumabplusaxitinib(pembro+axi)vssunitinibinmetastaticrenalcellcarcinoma(mRCC)outcomesoftheKEYNOTE-426studyinpatientsfromeasternAsia

  在随机III期Keynote-426试验第一次预先计划的中期分析中,一线pembro+axi与sunitinib相比显著延长了mRCC患者(PTS)的OS、PFS和ORR,使pembro+axi成为标准治疗方案。中位随访30.6个月后,pembro+axi的疗效持续优于舒尼替尼。纳入透明细胞mRCC且Karnofsky评分≥70%的患者,随机分成1:1组,一组接受pembro200mgIVQ3W(最多35个周期)+axi5mgPOBID,另一组接受sunitinib50mgPOQD(4wkon/2wkoff)。主要终点是OS和PFS。次要终点是ORR和安全性。

  pembro+axi组和pembro+axi组的中位随访时间分别为29.8mo(24.6—37.7)和29.9mo(24.6—37.9)。中位OS(95%CI)均尚未达到(HR,0.71;95%CI,0.38-1.31;24-morate,77.4%and67.6%,respectively)。中位PFS(95%CI)分别为18.0mo(12.5-23.5)和10.0mo(7.1-15.0)(HR,0.59;95%CI,0.37-0.93;24-morate,33.7%and18.7%,respectively)。ORR分别为64.5%和44.1%。CR分别为14.5%和5.9%。各有43例(69.4%)和50例(74.6%)发生3—5级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

  结论:Keynote-426在东亚的研究中,pembro+axi的治疗益处和耐受性特征优于sunitinib,这与全球研究人群中观察到的相似。

  帕唑帕尼在亚洲、北非和中东国家治疗晚期或转移性肾细胞癌(RCC)患者中的前瞻性观察研究:PARACHUTE的最终分析

  这是一项针对治疗模式和结果的IV期观察性研究,旨在描述帕唑帕尼在亚洲、北非和中东等缺乏登记试验数据国家的晚期肾细胞癌(PTS)患者中的临床有效性和安全性。纳入≥18岁的患有晚期或mRCC患者,临床决定启动帕唑帕尼治疗,或者在进入研究前15天内已经开始接受帕唑帕尼新治疗,但并未接受任何先前的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治疗。主要终点是12个月时pts保持无进展的比例。次要终点为ORR、PFS、安全性和耐受性、相对剂量强度(RDI)。共纳入190名患者,中位年龄为61岁(范围为22.0-96.0)。在观察期结束时,78名受试者完成了观察期,112名受试者停止了研究。60%的pt起始剂量为800mg。中位RDI为82%,52%的患者<85%。145个可评估pt中有56个(39%)在12个月时保持无进展,中位PFS为10个月(95%Cl,8.48-11.83)。19%的pt(21/109)为长期应答者(使用帕唑帕尼≥18mo)。19%(21/109)的受试者为长期应答者(帕唑帕尼治疗≥18mo)。RECIST1.1的最佳ORR为CR/PR(24%)、SD(44%)和PD(31%)。

  结论:PARACHUTE研究的最终分析结果支持在既往未经VEGF-TKI治疗的晚期或mRCC患者中使用帕唑帕尼,安全性特征与之前报道研究一致。

  本文版权归找药宝典所有,

转载请注明:http://www.hxkfh.com/zuixindongtai/20201119222119-4705.html

康复热线

400-700-2099

010-80745337

<>

点击咨询

请扫描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