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康复网
您当前的位置:华夏肿瘤康复网 >> 最新动态 >> 研究进展 >> 2020AACR肺癌重磅研究汇总

2020AACR肺癌重磅研究汇总

来源:华夏肿瘤康复网发布时间:2020/5/19 15:30:27
  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肿瘤学者们线上分享了癌症领域的最新进展。目前第一阶段会议(4月27~28日)已落下帷幕,我们来看看会上都公布了哪些肺癌领域重磅研究。

  靶向治疗

  组合疗法出击KRAS突变肿瘤

  靶向RAS介导的信号通路一直是肿瘤治疗中的热点。然而抑制RAS信号通路可能导致FAK介导的信号通路活化,从而产生对RAS抑制剂的耐药性。因此,双重抑制可能能起到更好的抗肿瘤效果。

  临床前研究表明,FAK抑制剂可以通过减少免疫抑制细胞,增加细胞毒性T细胞,以及降低基质密度来增强免疫反应,从而使杀死肿瘤的免疫细胞进入肿瘤。

  上下滑动查看详情

  VS-6766是一款能够同时抑制RAF和MEK活性的小分子抑制剂,在临床前试验中,能够抑制多种RAS和RAF突变体介导的信号。而defactinib是一种可特异性抑制FAK和相关蛋白激酶PYK2活性的口服小分子抑制剂。临床前研究显示这两种抑制剂联用使用可以更全面地抑制RAS突变肿瘤。

  AACR公布了VS-6766和defactinib联用治疗携带RAS突变的实体瘤患者的I期临床试验结果。携带RAS突变的不同类型癌症患者使用了VS-6766和defactinib组合疗法,其中包括低级别浆液性卵巢癌,非小细胞肺癌(NSCLC),以及结直肠癌。

  结果表明,携带KRAS突变的低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患者队列中,组合疗法达到67%(4/6)的总缓解率,中位治疗时间为20.5个月。携带KRAS突变的NSCLC患者中(n=10),8名患者疾病得到控制。

  Capmatinib治疗MET14突变的脑转移患者有效

  Capmatinib是目前全球唯一上市的选择性MET抑制剂。2019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上公布了Ⅱ期前瞻性多队列非随机临床研究GEOMETRYmono-1的初步结果。

  97例带有MET14外显子跳跃突变的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无论先前是否曾接受过治疗,Capmatinib均能带来富有潜力的效果。安全性方面,不良事件发生率为84%,3~4级不良事件发生率为36%,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包括周围水肿、恶心、肌酐升高和呕吐。

  上下滑动查看详情

  AACR报道了II期GEOMETRYmono-1研究的脑转移患者疗效。在97例可评估疗效的患者中,队列4(经治,2/3线)和队列5b(初治)患者的ORR分别为40.6%和67.9%,中位DOR为9.72和11.14个月,中位PFS为5.42和9.69个月。

  13例患者基线具有可测量脑转移(中位脑转移灶数量为3.3个)。颅内ORR为54%(7/13),其中4例达到CR,其余3例PR患者中,一名患者有3个病灶消失,1个病灶减小50%,剩余4个病灶稳定;一名患者有2个病灶消失,1个稳定;另一名患者有1个病灶消失,3个病灶稳定。颅内DCR为92.3%(12/13)。颅内起效时间与全身一样迅速,有效的7例患者中有3例接受过脑部放疗,有5例在入组时有颅内进展的迹象。

  作为高效的MET抑制剂,Capmatinib展现出了良好的颅内治疗效果,即便后线治疗也能有效。

  波奇替尼治疗EGFR20插入突变的II期研究折戟

  波奇替尼为EGFR20插入突变(ins)的靶向药物。AACR公布了该药的II期研究结果,研究未达到预设的主要研究终点。

  研究共纳入了115例标准治疗(主要是化疗和免疫治疗)失败后EGFR20ins的晚期NSCLC患者。既往中位治疗线数为2。

  结果显示,ORR为14.8%,DCR为68.7%,未达到预设的主要研究终点(ORR>17%)。17例患者达到确认的PR,5例患者为未确认PR,53.9%患者为SD。共有65%患者出现肿瘤缩小。中位DOR为7.4个月,中位PFS为4.2个月。

  虽然ORR未达到预设终点,但是大部分患者(65%)都出现肿瘤缩小,并且疗效也较持久。

  中国好声音

  国产三代EGFR靶向药阿美替尼亮相AACR

  阿美替尼是国产第三代EGFR-TKI,已经在国内获批上市。本次会议更新了阿美替尼II期APOLLO研究数据。

  研究纳入244例一、二代EGFR靶向药耐药,且具有T790M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其中88例有无症状脑转移。入组患者接受每天口服一次110mg阿美替尼治疗。

  结果显示,244例患者的ORR为68.9%,DCR为93.4%,中位PFS为12.4个月,而23例有可测量脑转移病灶的患者ORR为60.9%,DCR为91.3%,中位PFS为11.3个月,与总体患者差异不大。

  目前正在进行阿美替尼对比吉非替尼一线治疗晚期EGFR突变NSCLC的III期临床研究。

  免疫治疗

  肿瘤浸润淋巴细胞疗法(TIL)挑战PD-1耐药肺癌

  在去年的ASCO上,TIL疗法异军突起,对黑色素瘤和宫颈癌显示了出色的效果。本次AACR公布的一项Ⅰ期试验结果显示,对于PD-1抑制剂(纳武利尤单抗)治疗后进展的转移性NSCLC患者,TIL疗法可带来持久的缓解。

  16例患者接受TIL治疗,其中大部分患者为PD-L1低表达或不表达,中位PD-L1比例为6%;肿瘤突变负荷也较低,中位值为4.5mut/Mb。

  结果显示,在12例可评估患者中,ORR为25%,其中2例患者达到持久的CR,至今已约1年;1例PR。另外有2例PR未确认,且其中1例仍在持续,如果得到确认,则意味着ORR将变为33%。由于大部分患者仍存活,中位OS尚不能确定。

  该研究结果提示TIL疗法是转移性NSCLC患者的一种有前景的治疗选择。

  免疫蛋白LAG-3或成免疫治疗最佳搭档

  LAG-3蛋白能够调控T细胞和抗原提呈细胞(APCs)的信号通路,促进肿瘤特异性抗原呈递,使细胞毒性CD8+T细胞数量增加和活化,与PD-1单抗联合使用可提高疗效。

  这次会议报道了K药+LAG-3蛋白IMP321治疗晚期NSCLC和头颈部肿瘤的II期研究结果。共纳入46例患者,分为A组(NSCLC一线治疗)、B组(NSCLC二线治疗)、C组(头颈部癌二线治疗)。

  A组的17例患者为EGFR/ALK阴性,未接受过PD-1/PD-L1单抗治疗,其中31%的患者PD-L1≥50%。结果显示ORR为52.9%,DCR为82.4%。缓解与PD-L1表达无关,其中PD-L1≥50%的9例患者中3例客观缓解。

  至数据截取时,9例(53%)仍在接受治疗,治疗时间超过8个月。有2例患者在治疗8个月和10个月后肿瘤才显著缩小。

  古巴EGF疫苗+O药,OS达到13.7个月

  古巴EGF疫苗(CIMAvax-EGF)是一种比较古老的肺癌疫苗,由古巴开发,于2008年问世。这种疫苗可以让身体产生EGF抗体,中和掉EGF(表皮生长因子),抑制肿瘤生长。

  大会报道了古巴EGF疫苗联合纳武利尤单抗二线治疗NSCLC的I期研究结果。研究纳入13例晚期NSCLC患者,大部分患者PD-L1表达为0。

  结果显示,联合治疗后患者可以更快达到足够的抗EGF效果,4剂古巴EGF疫苗联合纳武利尤单抗后100%的患者抗EGF抗体滴度>1:4000,而单独使用古巴EGF疫苗时的历史数据为56%。

  联合治疗的中位OS优于纳武利尤单抗单药治疗的历史数据。13例患者的中位OS为13.7个月,优于Checkmate057研究中PD-L1<10%患者的9.9个月。而完成4剂古巴EGF疫苗注射的10例患者中,中位OS达到18.5个月。

  中国好声音

  无化疗组合:卡瑞利珠单抗+阿帕替尼治疗晚期小细胞肺癌

  卡瑞利珠单抗和阿帕替尼分别为PD-1单抗和口服抗血管多靶点TKI,无化疗组合在多个癌种都在火热进行研究,初步数据非常亮眼。

  此次会议报告的PASSION研究结果显示,对于化疗敏感和化疗抵抗的广泛期小细胞肺癌(SCLC)患者,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均显示出强效的抗肿瘤活性,并且具有可接受的安全性。

  该项多中心、两阶段、II期研究纳入铂类化疗后进展的SCLC患者。在随机、开放标签、三平行队列第1阶段,18名患者按1:1:1随机接受卡瑞利珠单抗200mg(每2周1次)联合阿帕替尼375mgQD,或用药5天/停药2天,或用药7天/停药7天。

  基于第1阶段第一个28天治疗周期患者的耐受性和疗效数据,在第2阶段选择一个队列扩展。主要终点是ORR和安全性。

  共纳入59例患者,其中QD队列有47例。在QD队列,确认的ORR达34.0%,中位PFS为3.6个月,中位OS为8.4个月。

  化疗敏感和化疗抵抗(定义为基于铂类化疗后分别在≥90天和?90天疾病复发)患者具有可比的确认ORR(37.5%vs32.3%)、中位PFS(3.6个月vs2.7个月)和中位OS(9.6个月vs8.0个月)。

  3级以上TRAE发生率为72.9%,最常见严重不良事件包括高血压(25.4%)、手足综合征(13.6%)和血小板减少(13.6%)。所有不良事件均可控。未发生治疗相关死亡情况。

  文章来源自肿瘤时间

转载请注明:http://www.hxkfh.com/zuixindongtai/20200519153027-3911.html

康复热线

400-700-2099

010-80745337

<>

点击咨询

请扫描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