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康复网
您当前的位置:华夏肿瘤康复网 >> 康复指南 >> 康复交流 >> 一个找不到基因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活过了曲折的20年

一个找不到基因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活过了曲折的20年

来源:华夏肿瘤康复网发布时间:2020/11/15 22:56:49
  经常有觅友在后台留言问科普君这个问题:没有基因突变,真的没有药物可用了吗?从目前已上市的靶向药物来说,靶向药都是针对有相应基因突变的靶点,比如EGFR抑制剂就是针对有EGFR基因突变的患者,所谓“一个萝卜一个坑”,就是这个道理。

  今天,科普君给大家带来一个称得上是“传奇”的故事,一个找不到基因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只是通过化疗和一代靶向药,坚强而又曲折地活过了20年。

  确诊

  1995年,因为久治不愈的咳嗽,阿瑞莎被确诊为肺腺癌。她不怎么抽烟,只有短短不到一年的吸烟史。被诊断的时候,她的肺癌已经是IIIA期(局部晚期)了,当时的肿瘤位于左肺。这一年阿瑞莎只有45岁。

  如果按照目前的临床指南,她首先需要手术切除,然后进行化疗。但在当时,医生只是给她做了左肺下叶切除手术,并没有采取其他的治疗。

  四年之后的1999年,因为咳嗽不止,阿瑞莎去医院复查发现了肿瘤复发,这次右肺也发现了肿瘤组织——肺癌转移了。

  她接受了化疗,使用的药物是紫杉醇和卡培他滨,化疗稳定住了病情。非常幸运的是,一直到2003年,她的情况都很稳定,疾病也没有什么进展。而就在疾病进展的2003年,一代靶向药吉非替尼在美国上市了,当时药物上市的时候还没有完全了解清楚相应的EGFR靶点,也就是说当时只知道易瑞沙疗效好,但并不知道到底对哪些人群有效果。一听到新药上市,阿瑞莎就直接就开始服用了。

  在现在看,当时相当于“盲吃”一代靶向药的阿瑞莎,肺癌的情况得到了部分缓解,很多症状都得以改善,疗效不错,保持了挺长时间。

  进展

  2009年,她又开始有症状了,医生通过影像学检查发现了疾病的再一次进展。这时候,在医生建议下,她停掉了吉非替尼,开始用培美曲塞进行化疗。这一次她没有那么幸运,仅仅稳定了几个月之后,又出现了进展。

  这一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大名鼎鼎的IPASS研究,明确了吉非替尼能否产生疗效取决于患者EGFR的突变状态。也就是说,只有患者通过基因检测明确了肿瘤细胞存在EGFR基因突变,使用靶向药物才是有效的。

  可能是研究结果刚刚发表,这个事情在当时并没有马上在临床上应用,即使现在大家都知道,选择靶向药物前需要做基因检测。当时的阿瑞莎依然没有做基因检测,主治医生还是让她继续服用吉非替尼。非常不可思议,这一次疾病的进展又被靶向药缓解了,而且一直到2012年都没有进展。

  2012年,坚持复查的阿瑞莎身上又发现了肿瘤的进展,这已经是第四次进展了。阿瑞莎也习惯了病情的迁延反复,但好在这次并不严重,也没有出现相应的症状。直到这个时候,主治医生才给阿瑞莎做了穿刺,针对EGFR的常见位点都做了检测,包括L868R、L861Q、19外显子缺失、G719X、T790M、S768I、20外显子插入等。

  很奇怪,基因检测并没有发现任何突变,这种情况下,医生还是让她继续服用吉非替尼。

  意外

  两年之后,疾病进展速度加快了,阿瑞莎也出现了明显的症状。当时为了更全面地了解她的基因特征,医生重新穿刺活检,把当时肺癌可能出现的基因变异都测了一遍,包括EGFR、ALK、ROS1、BRAF等,依然没有发现有任何突变。

  医生好像也和这个病人“杠”上了——所有的基因靶点都没有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怎么可能就凭借两次化疗和一代靶向药能活了这么久呢?为了解决这个疑问,她的主治医生把阿瑞莎的手术标本和几次穿刺的标本都取了出来,做了全基因组测序。

  医生拿到了结果,发现了一个相当异常的情况——阿瑞莎没有常规的突变,但是EGFR基因中有两段18-25外显因子的重复变异,这个外显因子突变,就是下面图中的红色部分,正常人(上面)只有一个,阿瑞莎(下面)有两个,出现了重复。

  这种情况之前只在脑胶质母细胞瘤中出现过,在肺癌患者中从来没有遇到过携带这种基因的患者。所以阿瑞莎成为了第一个被报道的TKD-EGFR突变(18-25外显因子重复突变)的肺癌患者。

  后来,阿瑞莎坚持服用了一段时间的吉非替尼之后,出现了T790M的突变,2015年的时候,她已经入组了当时奥希替尼的临床试验。

  截止到2015年10月,《JTO》(《胸部肿瘤学杂志》)把阿瑞莎的案例报道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活了20年。我们不知道她现状如何,如果现在她还活着,应该就已经70岁了。

  编后

  在世界范围内,像阿瑞莎这种晚期肺癌患者能够曲折挺过20年的情况并不多,更何况她只是依靠一代靶向药和化疗。学术期刊无法描述患者的坚强,单从曲折的抗癌过程我们就能感受到晚期肺癌患者的不容易。

  看完这个故事,科普君有几点想和大家分享:

  1、故事看完,我们知道原来阿瑞莎并不是找不到基因突变,只是当时医生只做了常见位点的检测,没想到阿瑞莎的基因中携带的是一个新的突变位点。这一点,科普君在一篇文章里也提到:肺癌后基因组时代,只查一种突变基因可能没法帮你成功抗癌!

  随着检测技术的进步和临床应用的提高,我们对基因的认识也更全面,更多的肿瘤驱动基因将被发现,研究者们也将创造出更多可以精准打击肿瘤细胞的药物。

  2、关于耐药,这是一个医生和患者最头疼的问题。但在肺癌的治疗领域,关于棘手的耐药、复发转移这些问题,我们目前的临床治疗很多情况下也是在摸索着往前走,有时候我们要依靠新上市的药物,但有些时候常规治疗手段也可以达到长生存的效果,阿瑞莎历经数次复发进展,仍坚强的活过了20年不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吗?

  为了避免耐药,有些患者会在一代、二代、三代靶向药之间轮替使用,有些患者则是靶向药和化疗药交替使用。关于耐药后药物的再挑战,你可以看看这篇文章:耐药了就一定要换药吗?这些研究告诉你答案!

  3、阿瑞莎艰难曲折的抗癌之路是一种“奇迹”,相比阿瑞莎生活的年代,目前医疗水平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癌症患者在确诊后的治疗都将更科学化和精准化。也许你目前面临疾病的困扰,希望当你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能带给你力量,坚持对生命的希望。

转载请注明:http://www.hxkfh.com/kangfuzhinan/20201115225649-18231.html

康复热线

400-700-2099

010-80745337

<>

点击咨询

请扫描微信平台